當前位置:首頁 > 學術視野

視力保護色:
新媒介文藝產業化的界面模式
發布日期:2019-03-12??????????????????瀏覽次數:


   目前,互聯網技術和人工智能的發展正在開創新媒介文藝產業的新局面。在局域網與互聯網的基礎上拓展而來的移動互聯網、后移動互聯網和物聯網等新型媒介方式,促進了新媒介文藝的創新,藝術家利用互聯網下載的材料、現存物和各種媒介制品拼接成裝置藝術。

 

 

  隨著“圖靈測試”的日趨完美,人工智能獲得了迅猛發展。資料表明,世界各國從2013年以來紛紛出臺人工智能的發展戰略和各種具體政策,涉及經濟發展、科學技術、國家安全、智能生活、社會倫理等各個方面。我國則聚焦于人工智能的產業化布局,在智能寫作與美化生活等新媒介文藝領域助推強國發展戰略。當然,互聯網和人工智能技術并非截然分開,兩者都是機器時代發展的產物,憑借人機互動技術,構造我國新媒介文藝產業化的未來趨勢。

 

 

  人機互動的界面模式

 

 

  毋庸諱言,互聯網技術和人工智能對新媒介文藝產業化的促進作用,仍然可以追溯到計算機產生時所依賴的界面模式。計算機模擬和學習人類思維,成為會“思考”的機器,實質上是擬人化的機器產物,但要使其發揮“擬主體”的作用,就必須通過作為人機交互中介的界面來操作與反饋,形成人化機器關系上的異質主體聯結的間性場域。

 

 

  諾依曼體系的計算機龐大笨重,只能接收、計算并處理大量數據,其程序運作時間非常長。人類被迫不斷地調整與適應,由此產生異化自身的現實,計算機成為反人性的技術,而社會生活則會變得冷酷、專制和程式化。當時的交互性界面充斥著普通民眾難以解讀的符碼型文化,只有巨型公司才掌握其神秘鑰匙。

 

 

  然而,人工智能技術的不斷進步,使界面設計由符碼系統走向圖像模式,并通過網絡化趨勢走向社會化世界,建構虛擬世界或社區,其影像模擬功能影響并改變社會生活。由此,計算機技術所帶來的效應才真正惠及廣大民眾。

 

 

  人際交流的網絡化和虛擬現實的產生使人機互動走出了新天地,其界面設計越來越呈現出快捷便利、自由靈活以及大眾自身主導的個性化和生活化特征。人類試圖通過屏幕將世界萬物聯結起來,積極創造未來世界的共同體。

 

 

  芬蘭數字文化理論家考斯基馬反對后現代社會的碎片化、無中心性和戲仿型的文化特征,認為其不斷分離的、多樣化的界限或界面,反而使異質領域間的互滲現象得以擴大與加深,進而提出“本體互滲”來概括后現代社會之后的本體論轉向。德國美學家馬克斯·本斯以計算機技術中所出現的信息和算法美學為突破口,試圖打通自然科學、社會科學和人文學科等既有學科的界限,提出人、機、技術之間在“本體論”基礎上所形成的多元層級關系,其本體的、縱橫交錯的、運動的和空間形態的存在體散發出巨大的能量,重塑新時代的文化特性。

 

 

  綜合來看,新媒介文藝產業化現象的背后,是異質性聯結和滲融的本體論的出現,具體表現出建基于人機互動關系深化所生成的、以人工智能為核心力量及其平臺效應所產生的“人—機—文”“人—機—人”“人—機—物”等多元層級基礎上的業態系統,即預示其道路去向的界面模式體系。

    豐富多彩的寫作產業化體系

 

 

  人工智能建立在人機共生互動的基礎上,通過界面模式實現科學、技術與文藝的聯姻,發揮其提供素材、傳授經驗和編輯把關等功能。國內超級寫作軟件“大作家”基于多學科研發而成,可以幫助用戶梳理和修改思路,快速自動地組合,生成精彩文段和故事梗概,為用戶拋磚引玉、提供靈感和資料查找,受到眾多網絡寫手的追捧,機器寫作早已屢見不鮮。

 

 

  早在1998年,美國“布魯特斯”1型人工智能就創作出小說《背叛》。我國2006年出現一款寫詩機,1個月可創作詩歌數十萬首,遠遠超過全唐詩的數量。起點中文網連載紫峰閑人的超長篇小說《宇宙巨校閃級生》,其用VB語言編寫并自動生成,換成中文約有1.7億字,在極短時間內創作海量文字以及迎合人類心理需求的模式化寫作,顯示出產業方面的巨大優勢。

 

 

  現在,各種寫作軟件層出不窮,比較著名的有薇薇、九歌、準宋詞和小冰等,其中被稱為藝術智能機器人的“微軟小冰”已連續在報刊雜志和詩歌論壇上發表詩作,還可跳舞、演唱和主持。2017年,“微軟小冰”先后在廣西衛視、湖南衛視登臺表演,并于同年推出人類史上首部人工智能原創詩集《陽光失去了玻璃窗》,甚至被聘為《錢江晚報》的專欄記者,吸引了觀眾與讀者的廣泛關注。

 

 

  基于人工智能基礎上的各種軟件創作和生成系統產生出“賽博作者”及其界面性作品,即由語言文字、音響符號、影視動漫等各種媒介合成的超文本文藝作品。克維爾利的《加利菲亞》使用文本編輯器、多媒體和數字鏈接藝術,將報紙、契約、日記、地圖、神話和歷史等,通過整合聲音、圖像和各種超文本形成高度真實化的虛擬世界。

 

 

  總之,人機互動的界面模式構建了豐富多彩的寫作產業化體系,我國各類網絡文學作品累積已達1600多萬部,迅速形成了新的文藝生態。此外,新媒介文藝產業還打破了物質性傳統藝術和虛擬性數字藝術的界限,其跨媒介融合和跨行業合作趨向明顯,不僅凸顯出“人—機—文”界面模式的高效性,還體現其聯合性特征。

    智能化的藝術活動和社會生活

 

 

  我國網絡文學已實現IP內容線上線下,文學、游戲、影視、網劇、動漫及其衍生產品等鏈式產業化的發展格局。截至2017年底,根據網絡原創作品出版的紙質圖書已近7000部,影視動漫游戲改編共計3700多部。而最近的《斗破蒼穹》已不僅采用網絡文學改編的鏈式模型,而且與影視、游戲和動漫等實施跨媒介合作,共同打造新IP內容的融合模式,使產業化與藝術創作更加互融互促。

 

 

  在“人—機—人”的界面模式上,新媒介文藝使得讀者與藝術家產生及時的交互作用,他們交流心得和點評修改,甚至產生接龍作品,網絡已經成為大眾寫作的民間樂園。2009年開始創作的“群穿小說”《臨高啟明》在主創吹牛者(本名蕭峰)積極協調下,將小說主要角色分配給文德嗣、孤獨求婚、馬甲、杜雯等人扮演,讓讀者共同參與創作。

 

 

  大眾借助網絡軟件和平臺效應,構建所有愛好者的虛擬社區,如美國的在線閱讀社區Goodreads供不同讀者分享和交流,舉行各種閱讀活動。數字化信息網絡建構與個人生活、藝術化和技術性相融合的、開創性的、全球聯結的、心靈和諧的和分眾化的社區共同體。

 

 

  借助于萬物皆媒介的理念,物聯網將所有物體與互聯網相聯,通過信息傳感設備實現其智能化感知和識別、信息交換和通信、定位跟蹤和監控管理。世界各國正借助于云計算和大數據,提升和改造社會環境,使其更加個性化、藝術化、互動化和智能化。

 

 

  而各種文藝創作組織和文化藝術機構等則利用物聯網的“人—機—物”的界面模式,開發人類感性力量,構建公共文化服務平臺,創造智能化的藝術活動和社會生活。城市藝術區和美術館與物聯網公司展開各種合作,啟動智能化的藝術體驗和藝術創作,吸引藝術家和觀眾積極參與;博物館則可通過物聯網來完成文化遺產的數字化保護,并與觀眾智能互動,提升觀眾的“非遺”意識和藝術感知水平。

 

 

  總之,人機互動的界面模式正依托其本體論多元層級體系,實現新媒介文藝在內容產業、社區構建、藝術智能和智慧生活等方面的經濟增值,并逐步與社會效益取得平衡與統一。

作者:浙江外國語學院中文學院 劉亞斌

來源:《中國社會科學報》2019年2月22日

 

【打印本頁】【關閉窗口】

分享到:
0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22选5开奖结果河南省